愛與美的畫家-李澤藩

臺灣有一位偉大的畫家李澤藩(1907--1989)。他一生都

在藝術的領域裡努力不懈,留下來的繪畫作品非常多,幾乎沒

有人能正確說出他的畫作的數量。而這些作品也都具有藝術水

準,後代的美術學者、藝術家、畫家和鑑賞家,都給予他的作

品很高的藝術評價。

李澤藩老師的作品以水彩畫最多,少部分為油畫。他一生

的創作都與土地和人們的情感,有著深刻的聯繫,尤其對他成

長的地方──新竹,更描繪了豐富的鄉野、山間、人民勞動的

生活影像。他的創作,除了鮮明生動的視覺效果之外,更觸動

人心,啟發在地文化的親切感。

有人請教他,水彩是透明的好,還是不透明的好?用油彩

好呢?還是用水彩好?

李澤藩的見解是﹕「這不是材料的問題,而是表現適宜

與否的問題。也就是說,能畫得好就好。」他認為從事繪畫

的人,對畫材和技法要不斷的有新的嘗試,發揮想像力和創

意,不必受到顏料的侷限,「要驅使顏料來表現自己的藝術理

想。」

文:蔣理容

這樣的藝術理想就是他努力的目標。李澤藩的兒子李遠哲

曾說﹕「在美術展覽裡,欣賞父親傑作的人往往讚嘆他的天

份,但我們都知道,這天份是他經年累月、不斷學習、不斷研

究、不斷探討、慢慢培養出來的。我看父親最大的特質,就是

勤奮。我從沒看過比他更勤勞、更用功的人。」

除了對創作投注熱情,李澤藩的一生都奉獻在教育崗位

上。他說,跟學生相處有時會遇到失意和令人灰心的事,但透

過注意學生的個性、行為,和對他們家庭狀況的瞭解,可以給

予不同的誘導和啟發。往往在自由的作畫氣氛中,學生悶在心

中的挫折和苦惱能夠自然的說出來,藉由美術課的開導,順便

就把生活、道德引進他們心中了。

他在師範學校任教時,學生都是將來要當老師的人,但也

難免有做錯事的時候。有一次接連著好長的陰雨天,年輕的學

生沒有地方活動,便在走廊玩樂、打打鬧鬧時一不小心,折斷

了窗戶的護欄。有人告到教務主任那兒,破壞公物要被開除者

有4位,李澤藩認得其中兩位平時是善良的孩子,會破壞校內

公物應該只是純粹的不小心,而非故意破壞。李澤藩心想,如

果因此將他們開除,不是等於給他們貼上犯罪的標籤嗎?他們

不就一輩子要背負著這個污點了嗎?於是他這樣建議校長﹕

「如果一個人手腳生了膿瘡,我們一定希望用藥、動手術,想

辦法把它治好,而不是把他的手腳砍去。我們從事教育的人有

責任培植棟樑之才,不能因為看到一點點長得不好的,就把整

棵樹砍掉。」

李澤藩教導這些學生「知過必改」,而且做人做事都要認

真。「好像畫一幅畫,要觀前顧後,注意細微處,也要從多個

角度去觀察,才能完成一幅好作品。」李澤藩教過的學生,有

很多位在藝術領域裡發揮天份,也有的在教育界、科技界、學

術界成為菁英。這,應該都是受到李澤藩認真、勤奮的身教影

響吧﹗

李澤藩引導學生要有對美感的嚮往,有審美的觀察力,知

道善惡的分別,以及做人的道德良心。

「美術與人生是不能脫離的,以美、以良心來做事,社會

就會圓滿,人人可以安心過日子。」

回前頁